政策解读:省级扶贫成效考核办法四大看点

新华社2016-02-17 18:59:42

阅读(676)

新华社北京2月16日电 2015年底召开的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强调,要层层签订脱贫攻坚责任书、立下军令状,多个省份的党政领导当时就在会上与中央签下了脱贫攻坚责任书。两个多月后,中办...

  新华社北京2月16日电  2015年底召开的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强调,要层层签订脱贫攻坚责任书、立下军令状,多个省份的党政领导当时就在会上与中央签下了脱贫攻坚责任书。两个多月后,中办、国办又印发了《省级党委和政府扶贫开发工作成效考核办法》。

  先立“军令状”彰显脱贫决心,再辅以考核“指挥棒”引导各级领导干部全力扶贫——我国“十三五”脱贫攻坚布局日益清晰。

  在广西南丹县里湖瑶族乡怀里村化桥屯,7岁的白裤瑶族女孩黎英对在家门前喝粥,这是她当天的午餐(2015年9月27日摄)。2015年底召开的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强调,要层层签订脱贫攻坚责任书、立下军令状,多个省份的党政领导当时就在会上与中央签下了脱贫攻坚责任书。两个多月后,中办、国办又印发了《省级党委和政府扶贫开发工作成效考核办法》。先立“军令状”彰显脱贫决心,再辅以考核“指挥棒”引导各级领导干部全力扶贫——我国“十三五”脱贫攻坚布局日益清晰。

先立“军令状”再动“指挥棒”——解读省级扶贫成效考核办法四大看点

  在广西南丹县里湖瑶族乡怀里村化桥屯,7岁的白裤瑶族女孩黎英对在家门前喝粥,这是她当天的午餐(2015年9月27日摄)。2015年底召开的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强调,要层层签订脱贫攻坚责任书、立下军令状,多个省份的党政领导当时就在会上与中央签下了脱贫攻坚责任书。两个多月后,中办、国办又印发了《省级党委和政府扶贫开发工作成效考核办法》。先立“军令状”彰显脱贫决心,再辅以考核“指挥棒”引导各级领导干部全力扶贫——我国“十三五”脱贫攻坚布局日益清晰。新华社记者 王全超 摄

  看点一:22省份考核扶贫成效

  考核办法指出,本办法适用于中西部22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和政府扶贫开发工作成效的考核。

  翻开我国贫困地图,当前全国14个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592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12.8万个贫困村全部集中在中西部地区,贫困人口超过500万的省份如贵州、云南、河南、广西、湖南、四川等,也无一例外属于中西部地区。考核办法“定向瞄准”22个中西部省、自治区、直辖市,无疑瞄准了脱贫攻坚主战场。

  考核办法主要针对中西部地区,是否意味着东部地区就没有扶贫开发任务了?对此,国务院扶贫办一位参与考核办法起草的权威人士表示,与贫困人口数量最多、任务最重的中西部地区相比,东部地区经济发展水平较高,目前贫困线下的困难群众数量不算很大,在2020年前实现农村贫困人口脱贫具有较好的条件。

  实际上,目前不少东部省份已经对扶贫开发实行“自我加压”,其脱贫标准甚至高于国家标准。例如,浙江省设置了相当于全国标准两倍的“贫困线”,并且2015年无人在这条线上“掉队”,率先高标准消除了绝对贫困现象;江苏在2015年底实现年收入4000元以下低收入人口脱贫;福建提出争取在2018年实现现行国家扶贫标准下的约50万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

  云南省会泽县待补镇野马村农民在大棚种植基地收草莓(2015年10月13日摄)。近年来,地处乌蒙山深处的国家级扶贫重点攻坚县会泽县以农民发展产业创收增收精准扶贫,大力发展高原特色农业。

先立“军令状”再动“指挥棒”——解读省级扶贫成效考核办法四大看点

  云南省会泽县待补镇野马村农民在大棚种植基地收草莓(2015年10月13日摄)。近年来,地处乌蒙山深处的国家级扶贫重点攻坚县会泽县以农民发展产业创收增收精准扶贫,大力发展高原特色农业。新华社记者 杨宗友 摄

  看点二:考核数据引入第三方评估

  考核办法明确公布了扶贫开发工作成效四大考核内容,包括减贫成效、精准识别、精准帮扶和扶贫资金。

  其中,有的指标还进行更精细的划分,如减贫成效指标包括三个方面:建档立卡贫困人口数量减少、贫困县退出、贫困地区农村居民收入增长情况;精准识别指标包括贫困人口识别和贫困人口退出两项。

  值得指出的是,考核指标的数据来源除了扶贫开发信息系统、全国农村贫困监测等“官方”数据外,还将适当引入第三方评估。由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委托有关科研机构和社会组织,采取专项调查、抽样调查和实地核查等方式,对相关考核指标进行评估,充分发挥社会监督作用,使各项脱贫数据更加可靠、更加公正。

  另一方面,扶贫成效考核除了贫困人口数量、贫困群众收入等脱贫“硬指标”外,也包括一些群众认不认可、满不满意的“软指标”。在精准帮扶考核内容中,考核指标为第三方评估产生的“群众满意度”,这意味着贫困群众在脱贫成效考核中也将拥有“发言权”,有效避免“数字脱贫”“被脱贫”现象。

  在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五里坪村,当地农户在一个属于精准扶贫项目的养鸡场内分拣鸡蛋(2015年11月15日摄)。毕节市自2014年开始“私人订制”式精准扶贫工作,根据当地贫困户实际情况为其制定扶贫方案,扶贫变“输血”为“造血”。

先立“军令状”再动“指挥棒”——解读省级扶贫成效考核办法四大看点

  在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五里坪村,当地农户在一个属于精准扶贫项目的养鸡场内分拣鸡蛋(2015年11月15日摄)。毕节市自2014年开始“私人订制”式精准扶贫工作,根据当地贫困户实际情况为其制定扶贫方案,扶贫变“输血”为“造血”。新华社记者 潘昱龙 摄

  看点三:剑指扶贫“不作为、乱作为、假作为”

  动真格就不能怕问题。此次印发的考核办法明确列出考核中可能发现的6个问题,直指扶贫开发工作中的“不作为、乱作为、假作为”。

  长期以来,由于“贫困县”的帽子可以带来政策上的诸多“好处”,导致很多贫困县不愿“摘帽”,甚至存在“戴帽炫富”“争戴贫困帽”现象,不仅严重影响扶贫开发工作的正常进行,也使得大量扶贫资金难以有的放矢。

  “未完成年度减贫计划看似是利益之争,实则是地方政府的不作为,等、靠、要思想严重。”山东大学社会学教授王忠武说,此次将未完成年度减贫计划、贫困人口识别和退出准确率低等列入考核问题,就是对地方政府不作为的警醒。

  比起扶贫开发中的“不作为”,“乱作为”同样恶劣。2014年,海南省审计厅审计查出近2亿元违纪违规扶贫资金;2015年,贵州省审计厅审计发现当地20个县存在虚报冒领、私设“小金库”、挤占挪用等情况;2016年,福建省纪委通报8起扶贫专项资金违规违纪典型案例……

  扶贫资金能否用在“刀刃”上是扶贫开发的关键。考核办法中明确提出,一经发现违反扶贫资金管理使用规定、违反贫困县约束规定等“乱作为”问题,由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提出处理意见。

  还有一些地区为了按时完成脱贫任务,在数据注水上大费心机,擅改脱贫人口数量、篡改衡量贫困的指标,看似只是弄虚作假的“数字脱贫”,实为不顾百姓生活、谋求一己“虚功”的“假作为”。

  “严惩‘数字脱贫’问题是保障脱贫成效落在实处的关键。”王忠武说,考核办法明确点出可能出现的弄虚作假、“数字脱贫”等问题,彰显了中央打击弄虚作假行为、重视脱贫质量的决心和意志。

  甘肃省陇南市康县城关镇凤凰谷村“村民分红扩股”大会的会场上码放着用于分红和奖励的现金(2015年12月25日摄)。2014年以来,凤凰谷村在陇南市“双联”扶贫单位帮助下,启动“股份制”脱贫试验,利用当地乡村特色旅游资源开办乡村旅游度假公司,村集体和村民入股成为公司股东。

先立“军令状”再动“指挥棒”——解读省级扶贫成效考核办法四大看点

  甘肃省陇南市康县城关镇凤凰谷村“村民分红扩股”大会的会场上码放着用于分红和奖励的现金(2015年12月25日摄)。2014年以来,凤凰谷村在陇南市“双联”扶贫单位帮助下,启动“股份制”脱贫试验,利用当地乡村特色旅游资源开办乡村旅游度假公司,村集体和村民入股成为公司股东。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看点四:考核结果或与“官帽”挂钩

  随着考核办法的出台,地方党政领导干部“官帽”戴得稳不稳,或许将与脱贫成效息息相关。

  考核办法明确指出,考核结果作为对省级党委、政府主要负责人和领导班子综合考核评价的重要依据。22省份的脱贫考核结果由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予以通报。对完成年度计划减贫成效显著的省份,给予一定奖励。

  脱贫任务完成好的有奖励,出问题的则要追究责任。考核办法强调,如果出现办法中所列6大问题,将由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对省级党委、政府主要负责人进行约谈,提出限期整改要求;情节严重、造成不良影响的,实行责任追究。

  “以前地方上政绩考核多以gdp论英雄,扶贫工作干得好没奖励,干得不好也没有处罚。”中国人民大学反贫困问题研究中心主任汪三贵说,随着考核办法的出台,各地扶贫开发工作必将“上紧发条”,呈现全新局面。

  在河南,当地已经出台了全省扶贫开发考核办法,“口头重视、实际靠边”的扶贫工作状况成为“过去时”。河南兰考县主抓扶贫的副县长杨志海说,根据考核办法,贫困县扶贫开发占60%的考核权重,不仅要全省排名,排名靠后的还要通报问责。他坦言:“一刻不敢放松,心里仿佛压着块大石头。”

×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必填)